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

國際抗疫專家大講堂——張伯禮院士在線解答9個國際中醫提出的新冠問題

作者:世界針聯 來源:世界針聯 點擊:831次 更新:2020-04-09
  

  由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、中華中醫藥學會、中國針灸學會主辦的「國際抗疫專家大講堂系列講座」第二次課程于北京時間3月25日22時成功舉辦。本場講座,我們邀請到了中央指導組專家、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院士。

P3.jpg

  張院士此次講座以“中西醫結合救治新冠肺炎——中國方案的亮點”為題,為大家介紹了病癥、對病毒的認識、西醫的認識、病情發展過程、中醫“抗疫”的歷史、中醫對疫病的認識、 流行性病學特點、中醫的優勢等。張院士重點介紹了江夏方艙的成功模式和中草藥、中成藥和中藥注射劑對不同階段病人的療效。本次線上講座累計參與人數約2614人,來自世界各地20個國家。在答疑環節,張院士解答了9個醫生關切的問題,匯總如下:


問題1:預防方需要用多久?是否要反復使用?

——瑞士的中國-瑞士中醫藥中心

張伯禮院士:預防方,在國內我們強調不需要人人服藥,但是對于醫務人員經常接觸病人,或者自己身體有不適,或者表現出臟腑有虛損,陰陽失衡的狀態,應該吃些藥(預防方),如密接的、發熱的、留觀的等都服用了預防方。另外,我再透露個秘密呢,我們大部分中醫大夫都服了中藥方,我們都給醫生服了補氣養血、清熱解毒的中藥,正氣存內邪不可干,在里面大夫都很辛苦,穿著幾層隔離服,在里面一呆就是五六個小時,不能喝不能吃不能拉不能尿,里面汗都出透了,我進去一會兒就汗流浹背,所以汗多傷陽,氣虛嚴重,再加上過于疲勞,所以我希望給我們醫務人員都能開點藥,包括參脈飲、竹葉石膏湯,清內熱,補補氣,以生脈飲為主方來加減開藥。有人問我是否需要預防,一般來說服藥7-10天即可,劑量不宜太大。


問題2:對于住院重癥監護室患者,中藥介入價值何在?

——瑞士的中國-瑞士中醫藥中心

張伯禮院士:重癥患者的治療,要與西醫醫生商量,與西醫同道們合作融洽,共同救治患者,所以誰有辦法誰上,只要能救患者的命,沒有學術門戶之見。所以對于住院重癥監護室患者,中藥介入的價值,就是救命。我剛舉例說如人體對抗,呼吸機插管供氧,人機不結合,往往表現出來是腹部脹滿,這種情況下膈肌抬的很高,西醫用肌松劑,使肌肉放松了,氣管也放松了,痰又排不出來了,而中醫通腑,承氣類方很容易就能解決問題,西醫也很高興,一下子就把問題解決了?;颊咭幌伦永撕芏?,護士需要清理,可護士說寧愿給患者清理糞便,也愿意把患者的呼吸調好了,否則需要一直調呼吸機,護士也很辛苦。很簡單的一個問題中醫就解決了,所以多跟西醫大夫溝通,協同治療。


問題3:在歐洲無法買到麻黃和細辛等幾味中藥的情況下,有沒有可能給國外提供替代抗疫方?

——中國-葡萄牙中醫藥中心

張伯禮院士:麻黃沒有,可以用香薷,香薷即夏日麻黃,也有發汗解表的作用,不一定非要用這味藥,只要治療大法一樣就可以。


問題4:在預防期和發病早期,可選擇具有增強干擾素功能、抗病毒、抗炎為主的單中藥服用嗎?比如甘草,黃芩 ,苦參,紫錐菊,百里香,黃芪,黃連?

——西班牙中國針灸中心

張伯禮院士:有人問單用甘草,其中含甘草素一種免疫抑制劑行不行?這個我就不敢隨意評價了,中藥還是要組方,單純用一味藥,如注射劑,都是經過臨床評價后才給大家推薦,沒有臨床證據,難以推薦。單用一味藥行不行,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,不太好回答。


問題5:國內抗疫取得初步勝利,在與西方分享治療經驗,溝通和交流平臺中希望得到真實的有關中醫治療方面的信息,在末來可能派遣的醫療專家隊伍中考慮中醫人員的配備,請張院士支持。

——西班牙中國針灸中心

張伯禮院士:我們介紹的都是一線總結的經驗,都是真實的信息。但希望結合你們當地的天時、地理、病人具體情況參考使用。有關派遣醫療專家的問題,這個不是我們能決定的。


問題6:在國外用方劑組成中成藥有困難,請問使用青蒿素如何?現在有什么劑型?服內青蒿單味藥是否可以,對輕病、重病和體質不同的人如何用量?

——西班牙中國針灸中心

張伯禮院士:因為沒有相關臨床證據,不建議使用青蒿素類制劑,也不推薦使用單味青蒿中藥。


留言答疑

問題7:位于南半球毛里求斯現正處暖季轉涼兼雨時節,現爆發新冠疫情,我們認為當屬中醫的“瘟疫”,逐步兼有“陰濕”之患,病因為感受“疫戾”之氣而襲肺,濕阻中焦,寒熱夾雜使濁毒上受肺金,逆傳心包而成危癥。據此“溫(陰)、濕、濁毒”及“三因制宜”原則,當地華人受西方飲食習慣影響喜生冷,脾胃普遍虛寒。所以我們認為預防以“健脾祛濕、益氣固表”,治法宜“清涼攻下”。結合當地中醫藥現狀,我們總結了以下藥方,請張院士請指正:

預防:口服玉屏風顆粒;

觀察期:口苦乏力腸胃不適:小柴胡+藿香正氣水(丸);乏力伴發熱:連花清瘟顆粒;人參敗毒散加味;

臨床確診:

1)初起輕型普通型:方艙醫院“肺炎1號”配方顆粒,

2)初起,先寒后熱,舌苔粉白,達原飲加味辟穢化濁(車前子、竹心),腰背項痛、加羌活,眼眶痛、鼻干不眠、加干葛,寒熱往來口苦加柴胡;熱郁發黃,加茵陳、青蒿

3)苔黃痞滿、煩渴,里邪上傳肺金:梔子豆豉湯加味取吐;

4)苔黑、芒刺,燥結便閉,邪傳里急下:大承氣湯

——毛里求斯針推協會

張伯禮院士:治法以辟穢化濁,清熱解毒為宜。證法方藥均可參照溫病治法。多是衛氣同病,入營少,多是氣營兩燔,注意加用涼血,透營轉氣之品。


問題8:因為中醫藥在世界各國合法應用和普及尚有困難,在治療中不一定能中西并用,想問張院士冠狀病毒從感染發病到治愈大概過程需要多少時間,治愈后出現返陽率的原因和后遺癥的機率有多少,可以預防嗎?

——來自巴西的中醫醫生

張伯禮院士:據統計現在出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,除湖北以外,全國住院時間最短的是海南省5天,最長的是廣東省12.75天;除了湖北以外,全國出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是9天多一點,湖北省平均住院日是20天。治愈后返陽多為痰栓,沉寂在肺中小氣道,痰栓中包裹病毒顆粒。痊愈后,肺功能漸復,將痰栓排出,帶出病毒。但病毒是死病毒,RNA沒有破壞,故核酸仍呈陽性,但一般沒有傳染性了。


問題9:法國昨天報告確診病例22300例,但是疫情還遠遠沒有達到拐點。這里的患者有濕熱的特點,您建議選擇哪一個方子,比如在清肺排毒湯基礎上做哪些調整?;加忻庖呦到y基礎病例如紅斑狼瘡,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患者,在不停用西藥治療的同時,在清肺排毒湯基礎上做哪些調整為宜?

——法國時空針灸學院

張伯禮院士:清肺排毒湯去麻黃細辛,加香薷、白芷。紅斑狼瘡可繼續服用西藥,方中加青蒿。

自制刮刮乐